請移玉步到最後的法蘭.奇談

寫blog一年以來歷三大bsp: hompy, space和wordpress.com,終於還是抵不住自由度不足的問題,加上wordpress.com那邊突然出現了亂碼問題,使我大部份文章都無法被閱讀,於是把心一橫,順道還自己一大心願,自行在yahoo web hosting架設了一個以wordpress作平台的法蘭.奇談。

我承諾今次是最後一次搬博了,希望各位能不厭其煩高抬玉步到www.chanvinci.com繽看小弟的拙文。

Advertisements

【30th HKIFF】《影人紊語》:尋找生活中的隱喻

是一種態度...
一種不放過生活中任何一個聯想機會的態度...
是一種我思故我在的表現...
一種讓你強烈感知到阿倫.卡華利亞自我意識的表現...

這也是一個催眠...
一個讓你也自動自覺地胡思亂想起來的催眠...

所以說這部電影令我腦袋好疲累嗎...
要想阿倫.卡華利亞在說甚麼...
又要想他到底給了甚麼我們看...
更要身體力行地設想一下我現在於大會堂放映廳裡看著的這一連串影像於我...
有著何種意義...
何種關係...
是否有屬於我自己的隱喻呢?
我相信所謂的隱喻就存在於這種自覺當中了。

毫無來由的片段連接著的並不是一件事...
而是自我意識與世界的關係...
我隱隱感覺到一種啟悟已然超過了影像...
自足於自我意識裡面了。

這部電影於我乃是一種自我意識的呼喚...
我開始順從自主的想法,把視線投向了隔鄰...
那男子閉上了雙目...
他選擇了在夢中找尋自覺...
他要驗證自我意識是否仍存在於緊閉的雙目裡面。

有一個牆壁的空鏡...
我突然想像到鏡頭以外傳來了兩人的爭吵...
然後有一下跳接,一道血漬染到了牆壁上...
鏡頭轉而拍著發出聲音的兩人...
他們都安然無恙的笑著走出了房門...
一個浴血的男人突然沖鏡頭的站了起來!

我放棄了無關電影的無聊幻想,把視線投向了最前排的觀眾...
OH!是David Boardwell...
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今屆電影節的第一排觀眾席看到他了...
好想走過去借他的筆記本看看呢...
太唐突了吧。

累了...夠了...
請設想你面前有一個水晶天鵝果盤...
好,說再見了...再見。

我的電影節

四月十五日。
已後每年的今日都應視為陳分奇的電影節。

早午晚各一部電影,甚至在晚飯和甜品的環節,電影都沒有離開過我的腦袋。容許我誇張一點說,除了生理需要外,今天所幹的每一件事都沒法不與電影扯上關係。

首先,今天的三部選映各擅勝場,分別佔了陳分奇於今屆電影節的三個「最xx」形容詞。

一、早上十時三十分的《影人紊語》是令我腦袋最疲憊的一部作品。

二、下午三時正,購買即場戲票的《笨賊喪擒救世主》毫無疑問成為最爆笑電影。

三、晚上六時,《立見天國》,雖然早有心理準備,而且電影刻意不攪煽情,奈何實在有太多背景,可算絕不情願地成為了最沉重的一次觀影經歷。


其實讓今天成為電影節當中最重要的一點在於三部電影已後,我自中學畢業以降,第一次再見教授我經濟科的潘老師。
他所給予我有關電影方面的驚喜現摘錄如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30th HKIFF】《暗湧》:生之可厭

彭力.雲坦拿域安的電影總是冰冷、陰暗而靜寂。在這種氛圍底下,淺野忠信獨有的荒誕質感便自然流露,這使本來再奇怪的事都變得稍疏平常,變得合情。我想這點是彭力和淺野這個組合最有魅力的一點。 

電影故事其實很簡單,就是淺野跟老闆的妻子有染,老闆命他殺掉妻子。淺野完成任務後表面上被送到布吉渡假,實際上老闆早在那邊安排好殺手。淺野有幸逃過大難,回港向老闆報仇,可惜最後關頭下不了手,還選擇將生命結束於他人之手。 

乍看情節有點像老土殺手片,妙就妙在一些滑稽荒誕的細部描寫與那種帶濃烈疏離感的鏡頭所一起構成的,屬於彭力自己的人生感覺。 

營役的人生使你確實得到金錢,卻不會令你得著與人的連結;就算有主動向你走近的人,好像都帶著一定目的。那如暗湧一般在你的人生中直在攪破壞的無形之物,實乃對人對事對世界的一種不信和猜疑。這份揮之不去的不安全感來自以往屢試屢敗的失落,我們不想還不想,到最後就像要迫不得已的承認:生之可厭。 

淺野在最後關頭放棄下毒手,就像要給人生多一次機會;可老闆始終放不下那種對人的猜忌,還是命殺手找上了淺野。而這也正好是人生要給予淺野的答覆,所以淺野也沒有爭扎,輕鬆領死。

作為觀者,到了這裡,也再沒留戀之心,對淺野的選擇,甚至不會有一點的悲傷。

?30th HKIFF】無窮動:四個女人的自我解嘲

  窗框框著的視線?魚缸包著的金魚?四?楚歌的風鈴??。無窮動?這根本是四個女人的自我安慰。她們愈?力的去自我解嘲,我們笑得愈尷尬。背負著父權社會的沉??去,所謂的中國新女性,實在還有很長的路?走。 

  一個女人發?她的丈夫有外?。她在丈夫電腦內看到一篇黃色?說,其中除了??到?方與丈夫的性事外,自己的??字也被??到。她懷疑丈夫的外?就在自己的朋?當中。 

  她邀請了三?女朋?到家中作客?新年,她知?這三人跟她的丈夫都有糾葛,她想?在她們當中抽出那為她丈夫寫黃色?說的外?。  

  四個女人困在大宅內一天一夜,??雞腳???茶???麻雀也看看國人春節必看的電視慶?節目。表?上,她們高談性事,?極國版《色慾都市》;實際上主人家有心抓外?,直在猜忌試探,?讓我想起《八美?嬌》。?事實上,從她們?話當中引申出的真正主題,?在四個女人於父權社會底下的無?奈何,你看我好我看你好,其實都沒有兩樣。笑得尷尬哭得淒涼,真話也好?話也罷,總知?醒以後該有普照的陽光?迎接了?? 

電話倒就接了一個,主人家的丈夫跟一個??八歲少女一起撞車死了。主人家冷?的宣佈著,哭??從一?昨天進門時便煞有介事地自白這乃自己第一次造訪的女人身上傳來。主人家把那些列?了的黃色?說擲到哭得跪倒在地的女人身上,?外一個女人就把那些?說順手?來一讀。她一邊讀一邊笑得人仰馬翻,當我們為這個?時?哭?笑的場?而感覺滑稽之時,那死命的笑?慢慢超出了我們所能接?的範?,變?了濃烈的?安感。

想來最後請來精神病院接走了笑得失心瘋的那個女人正好救贖了一場桃色糾紛。而隨著丈夫的死亡,幾個女人終於最少走得出大宅的枷鎖,縱然路還看?到盡頭...

【30th HKIFF】烈火青春─斬殺游牧慾望機器

早在一百年前,尼采預言了活在城市中的新游牧人思想。這些所謂新游牧人對社會規範置若妄聞,想要在被編碼的社會地位中逃脫。他們質疑被過時道德信條虛無化了的社會觀念,他們反對壓抑慾望,甚至認為要透過解放慾望來讓一切價值重估。受著這樣的思潮影響,譚家明敏感地相中了八十年代年青人體內的新游牧人因子,並藉著對道德觀念中、諸種慾望之中,至為敏感的性慾的描寫,創作了一部具十足衝擊力,蘊含哲學、文化與藝術內涵的烈火電影。縱然當時製作這部電影的公司主張集體創作,起用了包括譚家明在內共六位編劇,無可置疑地壓抑了譚導的創作空間,甚至影片到了攝製後期因超出預算而把譚導換走,但電影好些處理手法所交出的震撼力仍然讓筆者目瞪口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30th HKIFF】《三???盡.六??無窮》─電影節X《號外》座談會?記

當年??徙?一手促??播的《烈??春》,今天在電影節的努力下,終於?次被置放在大銀幕之上。電影開始之?,香港國際電影節與《號外》?賀其三??週年之慶,並以??春燒?盡,電影??生】為題,請來《號外》雜誌創辦人?本片編劇之一的陳冠中?演?學院電影電視院長舒??年輕創作人?韻?主講。三人從香港新浪潮出發,談?春談創作也談今後的發展。 

座談會上,陳冠中??到《烈??春》起?於譚家明?日造訪自己,說?邀請他?寫一個表?尼采游牧精神的故事。陳冠中?言其時也?這個游牧精神?怎麼有概念,但最後都?與了這部電影的劇本創作─縱然當年編劇的地?低得甚至會在片場讓劇務趕走。 

?韻?在被?到怎麼看當下的創作空間時?申了一些諸如市場主導的制約,並指出?今的製作環境容?下沒法解釋的?感─但凡沒法??闊解釋清楚的創作部份都會被套上行?通的罪??而被排除。所以她指自己有?轉戰所謂地下空間,也?互?網的平?,善用新興的BLOG工具,多嘗一點自由創作的滋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 Older entries